警钟长鸣!
为人父母,不得不看!

  常言道:“天下无不是的父母,世上最难得者兄弟。”父母之恩,虽舍身而难报;兄弟之情,历三世而不移。
  然而,曾几何时,社会关系仿佛被颠倒了。父母变成了孩子的奴隶;兄弟之情,如日薄西山,每况而愈下;邻里乡亲,更是老死不相往来。更有甚者,一些人杀父母,仇兄弟,恨社会,做出种种令世人瞠目结舌、惊世骇俗之事。面对无数相关的负面报道,我们掩卷深思:我们的社会到底怎么了?我们在其中到底要吸取什么教训?造成这样种种社会悲剧的原因,到底是谁之过?
  那些被自己的亲生子女杀害的父母亲们,我们在谴责这些孩子残忍的同时,难道就没有想到,造成孩子残忍性格的,不正是我们这些父母亲自己吗?
  那些在如花的年龄,却经受不住生活的挫折,过早凋谢的花朵们,他们软弱的性格,不正是我们父母亲们不懂教育所致?
  《易》曰:“履霜,坚冰至。”孩子能有今日,均是拜父母所赐,拜社会所赐,拜我们的无知所赐,在他们的生命出现不良预兆时,我们却不懂预防之道。“人之初,性本善。”孩子变得与社会格格不入,绝非一朝一夕之故,“其所由来者渐矣,由辩之不早辩也。”所以造成“臣弑其君,子弑其父”的恶果。

  “逝者长已矣,生者如斯乎。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”我们不愿意看到,一幕幕的悲剧重复的上演,编辑汇集部分社会负面新闻,旨在唤起人们的警惕,警钟长鸣,不断地思考我们自己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。

 

 
近年社会负面新闻报道选

《警钟长鸣》之二:
出走50天杳无音信
女儿漠然甩开爸爸手


  为何一个在父亲眼中优秀的女儿,在离家出走的50天时间里杳无音信?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当父亲前去接女儿回家,却遭到女儿的拒绝,最后在众人一再相劝下才勉强踏上归途。而在其间的表现让所有人都无法理解,即使面对家人,她也始终没有给出“答案”。
  记者采访发现,这种现象并非个例,心理专家坦言:“这种情况有上升的趋势”,各方应重视未成年人的心理素质培养和人格的塑造,这是比学习更重要的人生课题。

父女在东莞救助站见了面


  接到线索 记者随同家人赴东莞“接救”

  在7月18日本报《陈沁圆,回来了就去铺头找我们》报道中,13岁女孩陈沁圆于6月14日留下字条离家出走,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十几天来,大家都为这位文静可爱的女孩而担心。8月3日,本报热线接到来自“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”的电话称,“东莞救助站有一个13岁女孩,可能就是此前报道失踪的陈沁圆。”
   于是,记者第一时间通知了其父陈先生,并电话联系了东莞救助站,了解该女孩籍贯为湖北,与事实吻合。随后,记者和陈先生一同驱车前往东莞。
  车上,接到消息的陈先生格外兴奋,笑意一直漾在脸上。他说:“这是女儿离家出走近50天后得到的第一个信息。”
  在陈先生眼里,女儿是让他自豪的。“虽然性格稍内向,不太爱讲话,但说起话却很有分寸。”他告诉记者,以前在学校,女儿参加了舞蹈队、毽球队,跟同学也有很好的交流。刚上初一的时候,女儿就制订了详细的学习计划,目标是重点高中,并且非常主动地学习,自己没有施加过任何压力。平常女儿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书籍,他就准备好钱让女儿每星期都去一次书城,买自己喜欢的书,至今女儿的书架都是满满的。
  但陈先生怎么也没想明白女儿离家出走的原因。他告诉记者,女儿走得很突然,没有一点征兆。一件衣服没带,甚至连一分钱也没有带。而平常家里的钱放在抽屉里,当时大概有一千多元,没有上锁,这些女儿都知道。

  
为何出走?她曾给爸妈讲过离家出走的故事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陈沁圆平常也和爸妈聊些自己感动的故事和喜爱的书。陈先生说,有一次,女儿和他聊起了一本书中内容,说,“学生不想读书了,就出去闯荡社会,如果受到一些挫折,就会回来继续读书。”他猜测说,可能女儿以前也遇到了一些“事情”,再加上看了这些书籍,就出走了。
  他同时还陈述了女儿讲给她母亲的一个故事。故事的主角也是一个女孩,她离家出走了。女孩的父母想尽了一切方法寻找女儿,可是没有找到。最后,女孩回来了,深夜到家的时候,她发现家门是敞着的。女孩对此很惊讶,问母亲是什么原因。母亲说,自从女孩离家出走后晚上就再也没有闩过门,她时刻欢迎女孩回来。
  然而, 到初一下学期,女儿渐渐有一些变化。学习成绩有些下滑,有时还不按时交作业,到后来也厌学了,最后不得不休学。而他对女儿十分理解,“我告诉女儿,你什么时候想去读就去,想做什么,我也会全力地支持你,平时家里关系也非常好。”
  谈起在女儿离家出走的50多天里,陈先生坦言自己没睡过一次好觉,“一晚上至少醒来十到二十次,根本睡不着。”

  相见一刻 父亲激动 女儿漠然

  经过一个多小时车程,记者到达了东莞救助站。该救助站值班组长黄建当即拿出救助站的资料,陈先生一看,激动地叫起来:“是她!没错!就是她!”
  求助站的登记资料显示,陈沁圆是在6月27日23点30分由东莞万江公安分局金泰派出所送至救助站的。求助原因一栏上写着:本人于2009年6月20日来东莞务工,至今仍未找到工作,身上钱财已用尽,生活困难,由民警送来求助。
  黄建说,“我们打了电话联系,但电话号码是过期的。”陈先生证实,这个号码在年初已经换掉,女儿是知道的,为什么陈沁圆填的是过期的号码?这时,陈沁圆被工作人员带来了。陈先生赶忙走上前去,揽着女儿肩膀。但陈沁圆却面无表情。
  记者看到,陈沁圆面容白皙,戴着眼镜,穿着救助站衣服,脚下一双红拖鞋。随后,记者陪同陈先生办理相关的离站手续,但当父亲询问女儿是否想回家时,陈沁圆一语震惊了所有人,“我不愿意回家。”
  针对突如其来的回答,黄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陈沁圆在救助站近40天的表现,“和我们不是很合作,也不愿与大家交流。”他说,这里的领导都找陈沁圆谈过,但她什么也不说,什么信息也没透露。
  按照黄建的说法,陈沁圆在站里脾气很“冲”,站里晚饭是5点钟吃,陈沁圆却要6点钟吃。“她每天除了看电视之外,就是吃饭睡觉。”

  不愿回家 被迫上车只字不提离家原因

  面对这些状况,陈先生感到很是费解:“她什么也不肯说,还是不愿回家。”
  陈沁圆在接受记者近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,始终低头不语,只是在谈到高兴的事情时淡然一笑。关于她这近50天是怎么过的,怎么到东莞的,她只字不提。当回答离家出走的原因时,她抬头看着记者说,“我回家能干什么?”此后,在回答记者的所有问题时,除了摇头就是点头。
  “坚决不回家”,让陈先生和救助站都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最后,陈先生有点耐不住了,“我好话都说尽了,你到底要怎么才回去?”但陈沁圆仍然沉默着,只要陈先生去拉女儿,她马上就推开了,一脸不乐意。
  接下来,更让人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:当陈先生拉着陈沁圆胳膊上车时,她迅速挣脱,并把手里的衣服向陈先生甩去,还甩到了一旁的工作人员。随后,记者也加入到了“接救”的行列。5分钟后,陈沁圆终于上车了。
  在返回深圳的路途中,坐在车上的陈沁圆依旧沉默不语。当下车的时候,陈先生高兴地对女儿说:“我们到家了,来,下来吧。”可是,陈沁圆望着父亲,身体往里挪,不愿意下车。又一番劝说,她才终于下车了。
  记者今天上午接到陈父电话。经深谈,女儿说离家是因为辍学在家,很自卑,感觉生活无意义。离家时身上仅有一点钱,坐长途车到东莞后,住过十元旅店,找不到工作,后花光了钱,流落街头时被东莞民警发现带回,送往救助站。

(2009-08-04 深圳新闻网)

虎毒不食子
人毒不堪亲


转自:深圳市育心经典文化传播中心 (C)2009年8月 Version 1.00
湛江市育心经典文化传播中心(湛江市霞山椹川大道南18号7栋四单元)
网址:www.bibiedu.com(宝贝教育网) 中文域名:育心经典.中国
淘宝直销店:itsir.taobao.com 旺旺:网罗天下好东东
电话:13790991459,13414903814;QQ:453846129